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腊月坐在自己的六福宫,张扬的笑。

    锦心有些不解,将窗户关上,不过腊月倒是对她摇了摇头。锦心复而将窗户打开。

    腊月知道,安婕妤一定会让人盯着她的,再说了,两人同住一个院子,她想知道自己的动向太容易了。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一心想争宠,有些小心思,这样的性子才会让人放心。

    这宫里不怕争宠,就怕不争。

    既然进宫了,没人能够全身而退,装淡泊,装胆小,只会让别人更加的提防。

    腊月就是要张扬。前世的时候她最终都不知道她身边究竟谁是皇上的人。这一辈子,她也没指望自己能够查出来,有时候演戏演的多了,可不就以为那就是自己么。

    不过想到刚才在太后慧慈宫里发生的事儿。沈腊月真是失笑。果然,连秀云还是如同前世一般。故意迟到,借以让太后另眼相看,卖弄才华。

    口吐莲花又怎样,太后终是什么也没说,可贤妃那眼神可是像刀子。

    算起来,这今天贤妃飞出的刀子还真不少。

    貌美的朱雨凝,拔得头筹的傅瑾瑶,盛装打扮的自己,还有这个故意想表现特殊的连秀云,恩,如果还有的话,那触霉头的白小蝶也算一个吧。

    瞅瞅,自己倒是没有像前世一般,初时默默无闻。

    她不喜欢连秀云是因为一直都看不懂她,她也算是当世才女,要说真正比才华,这宫里怕是也没几个人能及得上她吧。可她偏喜欢剑走偏锋。

    先是故意迟到。接着巧舌如簧的哄太后,借以让太后对她另眼相看。

    站稳了脚跟又故意将德妃推入水中。之后大喊冤枉,说是有人故意撞她,可当时腊月站的角度看的极清楚,明明是她自己做的。

    想来,她是想一箭双雕的。既能除了德妃又能摘清自己。她一定是在别人身上留好了后招。

    结果皇上不是傻瓜啊。

    根本没给她说的机会就将她打入冷宫。

    虽是如此,但是连家可是相信连秀云的,认定在场的几人有一个所谓的“真凶”。而这些人中就包括沈腊月。

    沈腊月对连家人的思维无语。又想到连家二爷与白小蝶的通奸。这家还真极品辈出。

    曾经的时候,她仰慕连秀云的才华与她多有接触,如今可是不会了。

    再有才华又如何。

    话说今天,她可真是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沈腊月笑够了,自己的直觉果然挺准的。连秀云今天还真没成功。

    不晓得为什么,看着今日慧慈宫的状态,她就觉得这连秀云未必成功。没想到被自己猜对了。

    ……朝露殿主殿。

    安婕妤侧倚在贵妃榻上,屋内香气袅袅,她品着手中的茶。

    身边的七巧站在她身后扇着扇子。

    两人正在闲话。

    “主子,刚才小梭子在沈常在那边打探回来,说是她心情很好,在屋里一个劲的笑呢。”安婕妤唾了一下:“就是个狐媚子。”七巧听见主子这么说,眸光流转,压低声音:“那主子,要不要?”她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将她除掉。

    安婕妤瞪了七巧一眼,这丫鬟,越来越上不得台面了。竟出这么些个馊主意。

    “七巧,这宫里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做这个了?你看德妃和贤妃把持后宫又如何,她们敢让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失踪吗?本宫看你是好日子过多了,反而不懂事起来。”这七巧一细思量,瞬间脸色苍白,明白了过来,别说皇上管不管后宫之事,就是太后,也不容许有人践踏她在后宫的威严,这各宫都有太后的人,而太后对新一届的秀女也算是看中,她们如果不开眼收拾了今天这个沈常在,说不定下一步就会成为别人收拾的对象。

    安婕妤抿着茶杯:“我们不能做别人手中的利刃。这沈常在我看了,也不是个安稳的,且观察着吧。”七巧是安婕妤的心腹,自然是处处为安婕妤着想的,安婕妤明白这一点,不多说什么,淡淡提点:“告诉咱们的人,盯紧了这个沈常在。”“奴婢晓得了。主子,奴婢瞅着,这沈常在心思大的很,今日也就她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