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惊完之后,瞬间就鼻子发酸,而后眼泪就出来了。

    嘴里的冲天的味道,丝毫都没有给他缓冲的时间。

    感觉整个脑袋都炸了,夜斯捂着鼻子,等着这股冲劲缓过去。

    真的是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吃了一口芥末这种事情,换谁都扛不住。

    更何况是这芥末里,还夹带了柠檬的味道。

    别的三明治里,许欢颜加的西红柿片和生菜什么的。

    但是,夜斯这里却又多加了芥末和两片柠檬。

    桌上其余四人都看着夜斯,尤其是许欢颜。

    那一双冷美的眸子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连带着唇角,都是微微上勾,慢慢的嚼着嘴里的东西。

    那略带嚣张的小得意,是夜斯从未见过的。

    夜斯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贱到家了,看到因为捉弄他,而心情很好的许欢颜时。

    他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要是捉弄他,能让许欢颜高兴。

    他天天让她捉弄,别说是吃芥末了,就是让他天天喝辣椒水都行啊。

    拜拜和晚晚或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白墨看着夜斯的表情也能猜出来,许欢颜给他加了什么。

    其实,夜斯一大早上来这里,白墨一点都不意外。

    要是他憋着不来,白墨倒是会觉得他对,许欢颜的感情不够深。

    夜斯要想求得许欢颜的原谅,追求上她。

    还真得有这种不要脸的劲头。

    别看许欢颜性子冷,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软磨硬泡。

    你要是和她来硬的,她比你还硬,你要是给她来软的,她也就和你硬不起来了。

    “爹,有那么好吃吗?你这都吃哭了?”

    拜拜咬了一口三明治后问道。

    拜拜觉得他妈做的三明治也就是能吃,一点都不好吃。

    而且做的样子也就是像三明治,里面的西红柿片,一边薄一边厚。

    刀功明显的不行,而且煎蛋的边缘还有点硬,应该是煎的时间长了。

    沙拉酱也放少了,味道很淡,反正就是勉强给面子吃了。

    夜斯张不开嘴,只能流着泪点了点头。

    在孩子面前,这么狼狈,说实话,夜斯觉得不好。

    想要笑笑,装作无事,可是,真的笑不出来。

    感觉面部再有什么动作,鼻涕就会刷刷的流下来了。

    流鼻涕可要比流眼泪丢人的多。

    拜拜冲着夜斯竖了一下大拇指,对于他爹这么捧场,表示佩服。

    “夜叔叔,你喝口牛奶吧,是不是噎到了?”

    晚晚把夜斯面前的牛奶杯,递给他说道。

    拜拜和晚晚毕竟是孩子,肯定不会想到。

    他们的妈妈会在夜斯的三明治里加东西。

    夜斯接过牛奶杯,摸了摸晚晚的头。

    许欢颜看着夜斯拿起牛奶杯,送到嘴边。

    她抿了一下唇,那动作很明显是憋着笑。

    许欢颜的这个动作,白墨看到了,夜斯也看到了。

    很明显,这杯牛奶肯定也是加料了。

    白墨什么都没说,低头吃东西。

    夜斯和许欢颜的视线对上,夜斯冲着许欢颜笑了笑,然后张嘴喝了牛奶。

    就像是他刚才想的,就算这是一杯辣椒水,他要是喝了,许欢颜会笑,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