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还有些压制不住的火气,总之就是很难受。

    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他的存在,破坏了这一家人的幸福。

    那个女人是他合法的老婆,那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是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孩子。

    可是,他却不能光明正大的拥有他们。

    “你们先吃,我出去等你们。”

    夜斯说完这句话,就向外走去。

    还和那天一样,走的有些狼狈灰溜溜的。

    只是今天看到他这个样子的,还有拜拜和晚晚。

    艹,这种感觉真是操蛋了。

    “等我们?”白墨看着许欢颜问了一句。

    显然对夜斯说出这话有点懵。

    “他说要送我们去你外公家,你说他是不是有病?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许欢颜的声音很低,不想孩子们听到。

    但是,一想到夜斯的不正常,她就烦躁。

    “他要送就让他送,我正好不想开车,没力气。”

    白墨笑了笑,回道。

    “我能开。”许欢颜有些诧异的看着白墨,对于他的决定,有点意外。

    他明知道夜斯现在这样不正常,还把他带去单家。

    那不就相当于带着一个炸弹过去吗?

    “你开车我不放心。”白墨说完起身。

    其实许欢颜现在开车已经很行了。

    白墨在拜拜和晚晚的头上摸了摸,“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去太爷爷家。”

    白墨心情不错,他觉得刚才许欢颜的反应,还不错。

    要是她连捉弄夜斯的心思都没有,那还真是有些难办。

    拜拜和晚晚还是很愿意出单家的,因为能见到舅姥爷。

    出发的时候,白墨直接带着拜拜和晚晚坐在了后座。

    晚出来的许欢颜,不得已只能坐在副驾驶。

    夜斯看着穿着白色裙子的许欢颜,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在夜斯的心里,许欢颜穿白色的裙子最好看。

    许欢颜其实很瘦,以前穿男装的时候,没感觉都是骨头。

    但是穿上裙子,就凸显出她那姣好的身材。

    许欢颜的脖颈非常漂亮,尤其是配上她那冷傲的神情。

    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天鹅,对,就是传说中的天鹅颈。

    夜斯脑子里都是许欢颜,这车开的也就相当于随意驾驶了。

    “看路,你想什么呢?”许欢颜抓了一下方向盘,冲着夜斯喊道。

    “想你的天鹅颈……”夜斯顺嘴就说了出来。

    当他看到车子偏了之后,立马艹了一声。

    要不是许欢颜刚才抓了一向方向盘,这会就跟前面的车撞上了。

    夜斯说的天鹅颈,许欢颜不知道是什么。

    所以,她只注意到夜斯说的前两个字,想你……

    许欢颜刚才被惊了一下,当夜斯把车开正后。

    她顺手就在他的肩上砸了一下,“你要是不想开,就下去。”

    砸完了,许欢颜才回头看去。

    车上有孩子,她怎么能不害怕,这要是出了事,大人受伤还能扛,孩子太脆弱。

    “没事。”白墨笑着对许欢颜说了一句。

    两个孩子都被他搂在怀里,也冲着许欢颜笑了笑。

    许欢颜松了一口气,回神的时候,又在夜斯的肩膀上砸了一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