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时你大约会有这样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太害怕捉不住,错过了就没有。奖品在那里等待着你,好看的衣服、美味的食物、珍贵的机会,或者一条摆在你面前,看似康庄坦途的大道。你会有这种冲动,告诉自己如果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而当你踏上去的时候你才发现自己有可能做了蠢事。

    宁宁将手藏在袖子下,袖子下是握成拳头的手。她很紧张,但尽量要自己放松。马车里温暖得能让人出汗,她跪在柔软的长毛地毯里,细软的驼毛蜷曲着,擦过她的肌肤,让人赞叹的舒适和呼吸。

    马车即使再大也还是有些狭窄,撒姆先生自在地翘着脚,居高临下打量宁宁的头顶和细细的脖子。他那双镶着宝石的靴子距离宁宁只有一步之遥。宁宁犹豫了会自己要不要凑上去亲吻他的鞋尖,但她还是决定自己不要那么做。

    “最近经常在神像广场上看见你呢。”撒姆先生悠闲地开了场。

    “怎么,你们教堂最近还有什么节日需要朝拜吗?但我没看见和你一起的孩子们。”

    宁宁当然摇头否认。撒姆先生的那个漫不经心而凌厉气势,让人绝不会有这个愚蠢的想法,胆敢在他面前撒谎。宁宁有一种感觉,如果撒姆·威登想,他可以用那只靴子将她的下巴抬起来,让她直视他,也可以踩着她的头顶,把她的骨头和肉碾碎。

    宁宁小声说这只是自己的个人行为。“我只是……自己想来这里祈祷。”

    撒姆先生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为什么?”

    宁宁沉默了一会儿,也是因为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很想跳过这个话题,但头顶上的贵族先生也这样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宁宁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回避他的问话,除非她想死。她努力搜寻着借口,想什么样的理由能让他满意:“我……觉得这里,更能锻炼自己一些。”她小声说:“而且……我喜欢在这里祈祷,能看见很多人。”

    反正撒姆先生是异人,以前他又没见过宁宁,这个答案应该足够让他满意了。然而撒姆先生说:“是吗?我还以为是你被排挤了呢。”

    宁宁的肩背和呼吸都僵硬了一瞬间,甚至以为撒姆·威登有派人去监视她。但她马上意识到他“误解”是有原因的。撒姆先生说:“那天在王宫里,你不是也自己一个人在前厅花园?”

    宁宁咬住了舌头,防止自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和这个俊美的伯爵相处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打量掂量别人。他精准地将人灵魂最深处的弱点揪出来,加以描绘和利用,是为了吞吃他,将他拖进深渊里。这是一头极度危险的猛兽,危险到即使只是平常地问个好,聊一下天气,你都会觉得他意有所指,有所图谋。

    和他的每一句对话都必须谨慎小心,以防他抓到什么把柄。宁宁顿了一下才回答:“……您误解了,那次是因为艾瑟尔大人让我去的。”

    她低着头,没有看见头顶上男人的眼神。撒姆先生看着她那细细的脖子说:“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他轻轻抚摸着下巴,玩味地看着宁宁,拇指上的黑宝石方戒与华美的马车交相映辉。这个男人仿佛坐在绚烂富丽的花丛中,糜烂奢华的黄金珠宝是他的装饰。

    “艾瑟尔冕下找你做什么呢?”他突然有了兴趣。“他要我作见证,好帮助你。”

    宁宁只能回答:“艾瑟尔大人想资助我读书。”

    “读书?”撒姆先生说:“你识字?”

    宁宁赶紧摇头。“小的惶恐,承蒙艾瑟尔大人的错爱,小的没有这个资格认字。”

    “那么说,你确实拒绝他了。”撒姆先生轻笑:“你的胆子很大,胆敢拒绝圣殿的大骑士。”

    宁宁开始觉得自己去神像广场真的就是个错误。她简直干了天大的蠢事。她是想要打听异人没错,可她并不想和一个异人伯爵这样坐在马车里,和他谈一些听起来危险的话题、她低着头,小声说:“是小的没有这个资格,让艾瑟尔大人失望。”

    但撒姆·威登说:“是吗,我倒觉得艾瑟尔冕下说得没错,你确实应该读书。”他举着黄金镶嵌红宝石的酒杯,喝了一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