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异人与人类的战争似乎由来已久,虽然史料记载,这也不足五六百年。五六百年又如何呢?在长生种的眼里,不过眨眼一瞬。可是现在还有什么长生种?就连神明的力量也会随着时间在彼此吞噬、在消失、在变化和此消彼长。长生种已经消失在大陆上了,如今剩下的唯有人类和异人,鲜红峡谷隔开的分界线,永远不变的,是人心诡谲的战争。

    艾瑟尔大步走向城门,他错过了列队欢迎外国使者,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他的身份不需要对一个敌国来的人卑躬屈膝。尤其他在半年前,才刚刚带着一连串他们同胞性命的战功,从战场凯旋。他相信人家也不需要他的欢迎。

    他问属下,他的副手利昂。“圣殿到底怎么说?”

    利昂和那些在战场上归来的大部分骑士一样,看不起在桌子上摆弄诡计的无耻的政客们,这场战争打了几百年了,从父亲,父亲的父亲,父亲的父亲的父亲,一直到往上十几代、好几十代,没有人会认同让敌人进入自己的城市。光辉的雷乌斯,神眷的雷乌斯,即使是人类,让异人国度的人踏上这片土地也等同于耻辱。利昂不屑地嗤了一声。

    “不就是那样。”他说:“他们一边敬着神,一边将敌人引入教堂和王宫。”

    艾瑟尔平静地说:“他们不是敌人。”

    利昂并不认同:“艾瑟尔冕下,我们在战场上和他们打了几百年。就算是您,也是半年前刚刚从战场上归来。您带领我们杀死他们的朋友和战士,杀死他们的人民,男人、女人和小孩,他们也杀死我们的。他们不是敌人,您是这样想的吗?就算如此,我认为他们也并不这样想。”

    艾瑟尔的脸上掠过一抹阴霾。他停顿了一会儿后说:“这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骑士是剑,圣殿所指,刀锋所向。”

    他拨转了马头,拍拍布雷迪的脖子。布雷迪难道仅是这一匹布雷迪吗?上战场的马要保持巅峰的战力,只有那么些年岁,即使有圣光加持又如何呢?圣殿的战士死得不比对方少,战马因伤、因故、因战退役和死亡的更多。这是第十一匹布雷迪了,每一匹艾瑟尔都记着。

    但他仍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忘记他送走的第一匹布雷迪的模样。

    利昂说:“大人,您才是我们的刀锋。”

    艾瑟尔笑了笑说:“利昂,这句话不要再向别人说了。”

    他说:“大主教之前找我,既然没什么事,我去一趟。”利昂利落地点了点头,朝他行礼告别。艾瑟尔回礼并带上头盔。沿路仍在欢呼和致意,洒满鲜花和绸带,在传令官之后仆人们用惊人的速度铺起一路依仗,迎接即将到来正式交换国书的使臣。

    真正的访问团大约现在才刚过鲜红峡谷,要一段时间后才会到。但整个王都已经因为这个消息而沸腾了。艾瑟尔一抖缰绳,轻喝一声:“布雷迪!”骏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载着光辉的骑士在鲜花中踏着大路而去。艾瑟尔能听到自己身后,在城门之外,已经有一声又一声的传令,欢迎曾经对战的敌人的友好讯息。他皱了皱眉,加快了速度。

    他走入圣殿,圣殿也是一路鲜花着锦,仆人和牧师们向他行礼致意,温和地微笑:“艾瑟尔冕下。”艾瑟尔抱着头盔,将手放在额头上回礼。“光明保佑您。”他走入大堂后,大堂后是花园,再之后是小楼。守卫的兵士们向他行礼:“艾瑟尔大人。”艾瑟尔点了点头进入,整个房间金碧辉煌而充满喧嚣的吵闹,主教和大臣,皇室和贵族们正在开会,偌大的房间吵成一团。

    “谁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这是大多数人的意见:“这是战争时期,难道那些人来抱着什么好意吗?那是敌国!难道我们要这样放他们进入国家的腹地,陷皇帝陛下于不测之中?”

    也有另一部分人的意见,冷静而理智,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衡量。那不是将这些仇恨、这些根深蒂固的成见放在天平上量,被抛弃了的负面情绪踩在地上的时候有时让人难以忍受地反感。“那些不能算是对面的人,他们是中立线上的。鲜红峡谷的地势只是决定这几个国家可能立场更倾向异人,但并非不能倒向我们这边。他们是人类,人类与人类天生就应该是是同盟。”

    有人看见艾瑟尔,意思地点头打着招呼,大主教坐在正中主持会议,神色温和怜悯,他是认为应该寻求和平解决的那一边,战争打了这么多年,彼此都有很大的损失。这次前来拜访的六个国家的使者,名义上是想要体验雷乌斯的艺术和文化,他们是人类国家,和异人毕竟还是有微妙的不同。虽然处在阵地最前沿,但出乎意料的,他们参战的比例并不高,他们信奉光明神和信奉异神的比例差不多,而王室对战争的态度也模棱两可,并不站队。

    他们是一股可以争取的政治力量,当然每个人都想将战争结束在自己的时代,并在其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带领士兵或是运筹帷幄地指导臣民将光明神的旗帜插在异人的国土上,将魔王在自己的王宫上方吊死,名垂千古的声誉,结果既然是一样的,谁不想得到这样的殊荣?

    有人抗议:“难道异人会不知道?他们毕竟离那些国家更近!换我是异人,如果知道这些国家要派使者团来访问,那绝对会将他们全歼在半路!”

    但亲爱的,政治不是这么玩的。既然异人放他们过来了,那也许没什么事,更大的可能是他们别有目的。整个房间里有一段沉寂,艾瑟尔垂眸听着。不知道是谁说:

    “……圣女。”

    有嗡嗡的低声附和:“他们来肯定是为了圣女。”

    “圣女在我们这边。”大主教温和地说:“圣女厌恶异人,将他们看作是渎神的罪恶,她是个纯洁的少女,绝不会与罪恶的黑暗同流合污。”

    但并没有人松一口气。“就因为这样,难道还要给他们机会吗?”

    “我认为这是值得的。诸君,我们这些年做了这么多努力,放出模棱两可的风声,让人无法确定圣女的真伪。”一个和大主教拥有相同立场的公爵说,他近来逐渐年轻些了,原来花白的两鬓,微微地泛着回春的金色,璀璨而贵气十足,艾瑟尔看着他,公爵挺直地坐在那儿,他年轻时也是马上的将军,也是一名十足的美男子。

    “不管他们是带着真正的目的,还是伪装另有所图而来的也好,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将这件事的主动权掌握在手里。要来,就让他们来。”公爵说:“假如他们有值得争取的机会,诸君,请细想一下,这是我们证实光耀的机会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