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相伴而行,买菜,买鱼,苏凌雅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充满亲切。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她的身边,卫子青就好像陪着自己的妻子一般,那么的融洽,甜蜜。

    柳敖宁的事件,就好像彻底的从苏凌雅的记忆中消失了。

    回到家之后,凌雅做饭,卫子青静静的等着,就和当初在她家蹭饭一样,熟悉,却又格外的陌生,只是,岁月的流逝,两人的关系,心境,却在也不在是当初的时候了。

    自从凌雅被找灵儿她们带回家之后,苏凌雅绝对能知道她们和自己的关系,可她没问,自己也不会去说,毕竟,有些事情,双方心里都明白无比。

    “我想去南非……”

    饭桌上,苏凌雅微笑着抬着头看着卫子青。

    听到这话,卫子青的手,停顿了下,看着苏凌雅道:“你都知道了?”

    凌雅笑了笑:“我是维度的股东,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虽然你很疯狂,不过,这不是你的正是你的作风吗?因为,你就是个暴君!”

    暴君吗?

    卫子青低声轻喃着,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着凌雅道:“我若是暴君,你会是渔女吗?”

    苏凌雅楞了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

    她低着头,将手放在餐桌下,微微颤抖着,贝齿紧咬。

    卫子青的话,让她原本想放下的事情,在度给提了起来。

    许久,苏凌雅脸上重现泛起微笑,没有去回答卫子青的话,只是微笑道:“吃饭吧……”

    卫子青眼神中掠过一抹无奈和失望,但也是笑了笑,没有在说话,气氛融洽,只是两人,却各含着心事。

    至于苏凌雅去南非的事情,卫子青,在也寻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阻止了。

    ……

    京都卫家。

    虎牙的回来,这对于卫青海,绝对是最为高兴的事情。

    二十年的骨肉分离,他努力的想要去补偿这一切。

    对于卫青海的态度,白婉君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只能努力的做好,一个妻子的责任。

    她放开了一切的介缔,她清楚的知道,卫青海并没有对不起自己,不管是他,还是苏晴雪,至于虎牙入卫家,她更是没有这个权利,因为,她对不起他,甚至,对不起整个卫家。

    只是,虎牙虽然回到了卫家,可是她的脸上,却从来没有在出现过笑容,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本应该回来的卫子青,更是甚至没有回来。

    这一切,让卫青海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他不明白,到底是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女儿,竟然不原谅自己?

    卫子府虽然已经回到了蓝光,可是每天却还是回来,看着依旧紧闭的房门,她的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些事情,可她又如何能不知道这些?

    在看着坐在大厅上沉默不已的父亲,卫子夫的心,在挣扎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